最令人惊讶的是冰激凌月饼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年07月30日

  我们大致能够确定,到了宋代,月饼与中秋的轨迹才算是重合了,结下疑惑之缘。相形之下,月饼似乎更有意味意义,由于非中秋能够吃月饼,而无月饼则不成中秋。

  “除”,本义是“去”,引申为“易”,最早源于先秦期间的“逐除疫疠之鬼”,以保来年无病无灾。

  莲蓉蛋黄、香芋冰皮、绿茶水晶QQ、红豆沙蛋黄、抹茶莲蓉冰皮、新西兰乳酪、榛果巧克力、杏仁咖啡、紫玉蓝莓、提浆浓香玫瑰……细数这些看上去斑斓、听起来好吃的月饼名字,忆及昔时妈妈严谨奏刀,将“自来红”一分为四,完满践行“平均主义”家风的情景,不由慨然发笑。

  故而大年节更多在团聚和连合,怀惕惕之心应对流年的变化;而中秋更多是团聚同庆,情感色彩偏于温暖、感性和浪漫。吃月饼,看月圆,大师从月中蟾蜍说到玉兔捣药,从吴刚伐桂讲到嫦娥奔月,一幅幅斑驳陆离的名胜,让人在饱暖之余,想象力获得充实的施展和熬炼。

  每欲在故纸堆里细究点什么,都不免为中国式的恍惚所苦:入眼多是传说,云遮雾罩,似重重尘埃将本相深埋。当然,中国式的浪漫也都在这些传说里了。

  有人说,宋代缜密,在记叙南宋国都临安见闻的《武林旧事》中首度提到“月饼”之名。风俗专家赵书却说:“正式记录月饼的是明代《宛署杂记·风气》,书中说‘士庶家俱以是月造面饼相遗,大小不等,呼为月饼’。”在南宋吴自牧所著《梦粱录》中,月饼是菱花形的,和菊花饼、梅花饼等同时具有,而且是“四时皆有,任便索唤,不误主顾”。可见这时的月饼,不只是在中秋节吃。

  说到“团聚”,不免有些迷惑:大年节之夜是团聚,中秋之夜也是团聚,区别安在呢?

  中秋合理收成季候,自古以农立国的中华大地,在这个节点变得喜气洋洋。农村有以“芋魁”(蕃薯、芋头)供奉之俗,这两种根块作物其形巨大而圆,意味丰收与美满。而亲朋之间捐赠月饼,同样意味美满、团聚。是夜抚玩祭拜玉兔,骚人骚人纷纷吟咏月亮及月中之事,八月十五成为抒发感情的极佳时辰。

  我少时正值物质匮乏年代,中秋成为伙食改善的良机。酥皮伙食那时吃的该算是京式月饼吧,里面有冰糖粒、南瓜仁、青红丝一类工具,不外印象里是硬邦邦、干巴巴的。成年后吃过带酥皮儿的苏式月饼、云腿馅的滇式月饼、口感松软细滑的广式月饼……尤记某年,不知吃的是广西仍是香港的月饼,莲蓉入口即化,不甜不腻,让人回味不尽。这些月饼,更接近“点心”甜美松软的本色,而不是“月饼”的形式。

  清朝杨光辅在《淞南采府》中写道:“月饼饱装桃肉馅,雪糕甜砌蔗糖霜。”看来和此刻的月饼已颇为附近。

  月饼和中秋不是一路降生的。殷、周期间,江、浙一带有种留念太师闻仲的 “太师饼”,边薄心厚,可谓月饼的前身。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后,引进芝麻,便呈现了以芝麻胡桃仁为馅的圆形饼,名曰“胡饼”。

  现实上,北宋时,此饼因在宫廷内风行仍被称为“宫饼”,后传播到民间,称“小饼”或“月团”。苏东坡有诗云:“小饼如嚼月,中有酥与饴。”传北宋时,中秋节以登山登楼先睹明月为快,然后举行拜月典礼,供品有圆饼。酥皮伙食酥皮伙食《燕京岁时记·月饼》云:“至供月饼,四处皆有,大者尺余,上绘月宫蟾蜍之形,有祭毕而食者,有留至大年节而食者。”

  中秋之夜,月球距地球比来,此夜的月亮去世人眼中最大最亮。皓月当空,月圆桂香,全家围坐,瓜果合座。主妇按全家人数切分月饼,非论在家在外,每人一块,大小相等。天上月圆,桌上饼圆,人世团聚。阖家对月喝酒、品茶、吃月饼,真人生一大乐事也。回娘家的媳妇是日必返夫家,以寓完美、吉庆之意;苏轼也曾在丙辰中秋以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句纪念弟门生由。

  《周礼》已有“中秋”一词,“暮秋夕月”,每逢中秋夜都要迎寒和祭月。《唐书·太宗记》记录有“八月十五中秋节”。至北宋太宗年间,官家正式定八月十五日为中秋节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pcdoctornewyork.com/zhasuhe/504/